• 2008-10-26

    The party is over 2

    当时,只因那一瞬间的知己之感,不觉为之一颤...

    它猝然间吻了你的额头,来不及做出任何“正确的”反映...

    ... ... 

    也许,人,是为了某些神秘的瞬间而活的

    Antonioni Beyond the Clouds

  • 2008-10-19

    The party is over

    我不介意和六只香梨一起洗脸,也不介意同一只小飞虫喝一杯水。

    在Party结素后的第一个清晨。。。 

     

  • 2008-06-18


    这画其实非常有企图,我不喜欢企图心,所以这画或许觉得好看一看,但不是我最爱......

  • 我就是那个眼睛里落进了冰雪女王的玻璃的人...

    我的眼睛已看不见往日的美... 我感觉到隐隐的可怕的麻木,却无力改变...

    六一儿童餐.shot by dingdong

  • 2008-04-12

    不死的春天

    那种感觉就象是:梦醒了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到这个梦里去了。。醒了就只能醒了,只能静等下一个梦袭来。。。

     所以,我要走了。。。

  • 2008-03-09

    戏梦

    前天,梦见一艘大船,铁达尼号那样大的船。好像正开往中国。。

    船头在搞文化大革命,船尾的人涌向船头,看热闹。

    只见,一青年正在演说:凡是毛主席说的,一定要。。。一定要。。。

    接下来,他指着一个女人,说,上来,你来学几声“毛”叫

    女人 上台,我一看,竟是coco李纹。。。她开始学猫叫:“喵~喵~喵~~~”

    整个梦活像 那部南斯拉夫电影《地下》。

  • 2007-12-31

    开小差

    2007最后一夜,我在家里迎新,丁咚去了外滩塔楼迎新。

    10点,我电话过去,他那头很热闹,于是他提高了嗓门说话...渐渐,我也提高了嗓门...

    挂电话时,我意识到刚才自己的高嗓门,忽而觉得相当滑稽:我,一个人在房间里,我为什么要那么大声说话呢?

    我开始想像:A君与烦躁的B君对话,谈话末尾,A君烦躁地指责B君能否不要那么烦躁。可悲的A君呦。

    ... ... 

    以上是我迎接新年过程中开的一个小差... 总之,新年快乐~

  •  

         

    PAINT BY MIMUM

    蘑菇头爱我.特此一记

    ...这样洗澡该是很嗲...

  • 2007-04-29

    送给袁泉的花

     

      

        PAINT BY MIMUM

  •  

       

     

       

     

       

     终于画了大大大一点的图,

    诞生,大洪水,和21世纪的撒旦(和它的爷爷区别在哪里?)...

    还有预想中的没有画,因为偶又要开始上班了...等待吧

  • 2007-03-30

    春天..

     

    SHOT BY MIMUM

  • 2007-03-28

    花絮

    我和鱼圆圆的TWINS

    后台的照片里我比较喜欢这张

    SHOT BY MIMUM

  • 2007-01-29

    重建

    “如何才能在毁掉的人格上,建立起不假思索的自我。”

  • 2006-08-13

    兔元帅

    http://tkfiles.storage.msn.com/x1pc_jqddVOWRlzRHcQ4OSPdd41JzL7jtIb0D2PIS-yM_58mRDKW02qjZz7wV4zO_FbcnRSMEEQbYZtG--Im2INUbjnWR9fo52-zCRcH0OcTMTpr08XTTLjpcxCV3Juf73hCvGCCTEcWx0

    SHOT BY DINGDONG

    www.dingdong.fotoyard.com